产品

  • 产品
  • 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干货 > 电商运营 > 跨境电商 > 跨境电商未来发展趋势是布局海外供应链吗

跨境电商未来发展趋势是布局海外供应链吗

发布时间:2020-02-16 13:32:42 阅读量: 来源:Hi商
导读:由于众所周知的疫情,跨境电商也并不是很好过,由于疫情的发展,可能会导致跨境电商逐渐往外迁移,不过,到底在未来跨境电商的发展趋势会不会变成海外供应链的布局?跟着His

由于众所周知的疫情,跨境电商也并不是很好过,由于疫情的发展,可能会导致跨境电商逐渐往外迁移,不过,到底在未来跨境电商的发展趋势会不会变成海外供应链的布局?跟着Hishang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疫情给跨境电商带来的物流不通、断货问题,让不少卖家开始注意到海外仓以及布局多元供应链的重要性。目前,也出现了不少跨境电商企业去越南、柬埔寨等“欠发达”国家开设工厂、进行产能转移的现象。

那么,产能外迁、布局海外供应链是否真的是跨境电商行业的发展新趋势?

本地化经营是必然

受疫情影响,中东服务商Gamer正在中东当地寻找库存储备量充足且没有经营线上的线下经销商,并将这些产品对接给国内卖家快速上架销售,以应对目前国内产品无法发出的问题。

在Gamer看来,将产能往境外转移或者寻找海外供应链的情况一直都有,只不过当前还很少。但确实可以看到,很多卖家一直在进行多元化供应链的布局,比如空运不便利的产品,以及一些有本地基础的卖家,也会在当地寻找相应供应链。

“卖家布局海外供应链不一定是趋势,但本地化经营一定是必然。”Gamer表示,例如有些天然就有限制的产品,从航司时效上根本跟不上。

他认为本地化经营从对当地市场的了解、把握消费者需求、运营、仓储,以及落地派送的供应链是一个完整链条,卖家若备货海外仓确实会加重资产,但这可以借助外流减轻压力。比如,很多本土线下经销商在当地有大库存,不得不进行海外备货,其主要精力是线下,线上是短板,这种情况下,跨境电商卖家就可以帮助他们做线上增量,同时借助其库存优势。

据其透露,目前中东当地线下经销商80%的货都来自中国,这些海外供应链实际上还是主要依托于中国制造。而由于当对线下经销商库存充足、走海运方式,这就有效解决了卖家发货时效、海外自己囤货资产过重,以及空运和小批量拿货成本偏高的问题。

举例而言,约有30万华人的迪拜有2个大批发中心,分别是Deria,Drgon mart,很多华人在这里做线下实体生意(货物为成品),这些货源于中国,或是当地周边工厂,中国卖家就可以来这里对接这些商户,成为自己的供应商。

“另外,去年我们也遇到做瓷器卖家, 开始是发成品货到当地,后来就把生产设备搬到了当地,将国内半成品发到当地加工成成品再进行销售。”

Gamer团队寻找海外供应链时,是从华人入手,在当地进行实地走访,与自己当地开实体店合作伙伴直接对接,同时由Gamer在当地同事对谈新商户,拿到资料后反馈给中国卖家,并帮卖谈好价格、起批量等等。

由于现阶段真正了解自己销售目的国实际情况的卖家为数不多,在Gamer看来,卖家还缺的是中间信息资源整合提供商,可帮卖家提供当地货源以及信息资源。

对此,跨境电商供应链服务商米仓CEO孙剑巍认为,布局海外供应链,以及供应链迁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虽有很多困难,但是今后的趋势不变,由于如今供应链本身确实在向外转移,跨境卖家也会跟随趋势。

海外供应链不是必须?

最近,广州市汇观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谢明也收到了很多卖家反馈,受疫情影响,卖家一来订不到海外仓仓位,二来很多仓位出现价格暴涨的情况,同时,很多卖家的一些低附加值产品销售也处于难以为继的状态。

从长远看,他认为这也是好事,倒逼了卖家转型升级,但也表示,对于跨境电商行业进行产业转移,或是布局海外供应链则未见得一定是必须的事情。

谢明称,目前卖家寻求海外供应链,主要是受疫情影响,而在此之前,随着国内人力资源成本的上升,已经有工厂走出去的趋势,这次疫情不过是更进一步坚定了他们的信念。但产业转移是近几年发生的事情,目前将其提到趋势的高度还为时尚早,不过是短期行为。

“中国政府在疫情管控能力上,全世界都首屈一指,相同疫情如果爆发在一些没有那么发达的国家,可能整个国家都会崩溃。所以,我认为工厂留在中国还是明智的,工厂搬出国外,并不能解决疫情爆发问题。但卖家需多找一两个供应商分布在不同区域,以规避疫情影响。”

中国的供应链发展最为成熟,而疫情是暂时而非长期,谢明认为卖家就更不需要舍近求远,那么,寻找海外供应链就既不是趋势,也不是必须。这可以从几个维度来分析:

第一,从出去的企业反馈回来的情况看,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其要面对人员素质、政策、税务、物流、供应链不完善、商业服务缺失,以及不健全的金融配套服务等诸多问题。

第二,从历史上看,制造业从发达国家到亚洲四小龙,再发展到中国制造花了很长时间,也不是短期之内能够完成转移的。

第三,从商业氛围上看,很多人力资源成本低的地方商业氛围也是缺失的,而这对于企业发展都是致命的。

四、目前疫情是系统性风险,国际化布局也并不能解决卖家等工厂开工的问题,比如很多中高端产品的某些零部件一定是中国制造,如果只是把工厂搬到国外,其实还要等在中国的零部件开工才能够制造出来。

所以,跨境卖家寻找的海外供应链更准确的来说,是更低成本的海外供应链,因此目标国家基本是欠发达或者发展中国家,通常产品是可在海外独立加工完成的产品。比如服饰、鞋类箱包、家装家纺、日用家居、母婴品类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但3C类,目前已很难找到没有中国零件的产品了。

但即便是这种产品,谢明认为卖家也需要意识到可能遇到品控问题难以解决的难题。以苹果为例,在非洲人工、场地成本低的情况下,考虑良品率问题,苹果也依然将主要加工厂放在了中国。“良品率是成本的重要构成,生产的产品良品率低,即使被安排的人手检测出来,也会有返工成本,且影响交货时间。”

谢明称,虽然国内也会有问题,但相对欠发达地区好很多,比如口罩,中国一定比东南亚质量要好,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口罩成本其实比东南亚还低。

国际贸易向碎片化转型

苏州梦工厂早就开始了海外供应链布局,其常务副总裁张天然告诉亿邦动力,通过这次突发事件可以看到,供应链多元化布局一定是必然,也是必须。

其认为,供应链多元化分几个维度:

一是区域维度,即除了中国,要考虑海外需要增加供应链,来抵抗区域风险,并降低运费;

二是产品维度,除了能走量的产品外,需增加具备创新力的产品,提高产品竞争力和议价权。

而供应链区域多元化的前提是先要找出海外的优势供应链。“做跨境电商70%以上靠选品,而选品也就是选对供应链,多个市场优势供应链的配合,会让企业更健康的发展,当然这也是有难度的,不可能所有企业都有资源有能力做到。”

所以,跨境电商从同质化竞争应该进入到长板叠加时代,张天然认为这就是供应链能力强的公司来与营销能力强的公司战略合作,从而把自己擅长的板块做到极致。

基于18年跨境电商领域海外资源的积累,梦工厂在探索这种模式时,首先是确保供应链的品质,然后将产品运到各个国家,给到营销能力强的公司销售,不仅能确保营销公司的低风险高回报率,也能让自身更专注供应链创新和多元化。

至于如何落地海外供应链,“一是要分析出海外有优势的供应链,即产品畅销供应商,并且使海外采购综合成本要低于中国;二是思考如何对接到海外供应链;三是要了解海外法律政策。”

尽管如此,谢明表示,通过这次疫情,其得出的结论是跨境电商全球化其实也有弊端,因为在出现如今这种突发事件后,全球供应链会陷入一个非常混乱的局面。

“打个比方,富士康如果开始生产口罩,会导致他们一些元器件可能无法按期交货,他的下一个加工商就没有原材料加工,也要跟着停工,整个供应链就会处于停顿状态,大量违约就产生了,最终体现在C端是没有新产品出来,到企业端就是成本的不断挤压和加大。”

而成本问题,正是行业长期粗放式发展留下的后遗症。但通过信息化、智能化设备的引入,是可以降低成本的,他认为这才是中国跨境卖家应该思考的方向。“如果只简单考虑当地人力资源成本低,那么相应的管理成本可能会很快上升,而这也是之所以很多工厂搬去东南亚后又回来的原因。”

所以,谢明认为,新业态跨境电商出口和市场采购贸易的完整贸易服务体系将是今年行业需要关注的重点,也是其重点布局的地方:

第一,这两种贸易方式符合当前市场需求——生命力强,且义乌和杭州执行至今已经超过10年,发展态势良好。

第二,传统大货贸易方式受到疫情影响,促使更多卖家开始多元化销售渠道的转型,也会转型线上销售,这会导致贸易的进一步碎片化,而这两种贸易方式能够很好适应B2小B、B2C两种不同程度的碎片化国际贸易。

第三,围绕碎片化国际贸易的商业服务体系目前还十分不完善,例如,目前还没有这两种贸易方式的信用证开出,市场空间很大。